Featured Posts

雨城

为什么叫做雨城呢?你心里想。又没有下过几次雨。车站离家大概要步行几十分钟才会到达。你拿起雨伞,思考了一会儿又放 [...]

Continue reading »

映画

小时候第一次看过的电影,是成龙的一个好人。当时住家附近就有一家电影院。周末时分,忙了一整个礼拜的大人们就会牵着 [...]

Continue reading »

记得要忘记

记得买过的礼物 忘记我们的纪念日 记得你的电话号码 忘记上次打来是什么时候 记得看过的那部电影 忘记你为什么提 [...]

Continue reading »

雨城

为什么叫做雨城呢?你心里想。又没有下过几次雨。车站离家大概要步行几十分钟才会到达。你拿起雨伞,思考了一会儿又放下,然后推着自行车出门。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你轻轻绕过积水的坑坑洼洼。前方传来洋果子店门口的风铃声,一辆车子倏地驶过,你侧身避开,不幸被淋湿的流浪狗冻得直哆嗦。你似乎想起了什么,摸摸裤袋里的信封。月台上早已布满了人。时间尚早,你停下自行车,寻找人群中唯一熟悉的身影。这次一定要亲手交给他,你对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映画

小时候第一次看过的电影,是成龙的一个好人。当时住家附近就有一家电影院。周末时分,忙了一整个礼拜的大人们就会牵着孩子们的小手,绕过大马路再经过小型停车场,矗立在爿爿的店面后面,便是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型魔方的电影院。魔方上方偌大的红色字眼ODEON特别醒目。大人们耐心地排队购票,而小孩们的目光就被那些琳琅满目的电影海报所吸引。记得电影院采用的还是旧款的放映机,就是放映到一半需要员工进来换片子的那种。当时我就常会幻想电影放映师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工作,是不是可以免费看电影呢。长大了生活也离不开电影,自己常去看电影,而且是一个人选择早上比较少观众的场次,享受仿佛电影是专门放映给自己看的那种虚荣感觉,票根至今也都留住。但如今电影院都不再播放那种像一个好人的片子了。影片开始前大家都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里的小屏幕。我对着巨大的电影院屏幕屏吸以待,而童年时大人们牵着我的手看电影的那种怀旧画面却已经不复重现。

 

快乐是…

Happiness is… going back home from school with sis

快乐是… 放学后和姐姐一起回家

@Chimi Lhakhang

Happiness is… carried by Papa’s shoulders

快乐是…被爸爸举高高

@Chimi Lhakhang

Happiness is…sucking a lollipop in front of a camera

快乐是…吃我喜欢的棒棒糖

@Bhutan Flower Festival

Happiness is… ice-cream on a hot day

快乐是…大热天吃冰淇淋

@Downtown Bhutan

Happiness is…winning an archery contest

快乐是…射箭比赛取得胜利

@Paro

Happiness is… Grandpa holding my hand

快乐是…爷爷牵着我的手

@Punakha Dzong

Happiness is… taking a we-fie together

快乐是…和朋友们郊游

@Taktsang Monastery

Happiness is… completing a masterpiece

快乐是…完成一部满意的作品

@Bhutan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

Happiness is… posing for a stranger

快乐是…被陌生人拍到

@Paro Dzong

Happiness is… finally reaching the summit

快乐是… 终于抵达终点

@Taktsang Monastery

Happiness is… spotting a nice view

快乐是… 看见美丽的风景

@Taktsang Monastery

Happiness is… teaching Grandma how to use a phone

快乐是… 教婆婆怎么玩手机

@Kyichu Lhakkang

Happiness is… seeing my owner back

快乐是… 看见主人回来

@Punakha Dzong

Happiness is… helping Mum with the groceries

快乐是… 帮妈妈拿东西

@Dochula Pass

Happiness is… praying for loved ones

快乐是… 为心里住着的那个人祷告

@Thimphu

Happiness is… no longer travelling alone

 

快乐是… 不再一个人流浪

#handmtravel

 

记得要忘记

记得买过的礼物 忘记我们的纪念日

记得你的电话号码 忘记上次打来是什么时候

记得看过的那部电影 忘记你为什么提早离开

记得一起约会的公园 忘记互相吵架的原因

记得要寄给你的卡片 忘记你住家的新地址

记得 关于你的这些 那些

虽然 关于我的那些 这些 却 已经不再被你

记得

 

国境以南

“Memory’s images, once they are fixed in words, are erased," Polo said. “Perhaps I am afraid of losing Venice all at once, if I speak of it, or perhaps, speaking of other cities, I have already lost it, little by little.” ~ Italo Calvino, Invisible Cities

亲爱的M你是否也会偶然想起,身着白青校服的那段光景。那是个电脑手机等还未算普及的年代,日常里的点滴无法被仔细刻录下来,如今记忆里也只剩下一些零散失焦的画面,像是透过布满层层水雾的镜片窥探这个世界。我们的班级被安置在走廊末端的最后一间课室,每每听见班主任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利落声响,大家就会立即收起在摊开在桌上看了一半的武侠小说作鸟兽散。班主任姓黄也教地理,在众多科目之中那可算是我的梦魇。黑板的隔壁悬挂着一张巨型的世界地图,占据了整个班级告示栏近乎一半的空间。偶尔上课时黄老师会指着那些象征着各种地理形态的标志,与我们讲解它们被形成的过程(三面环水的叫做半岛知道了吗)。我总是无法背诵那些由陌生字母组成的拗口名字,迷失在那些连绵的山脉,无际的平原以及三角洲里。地理节总让我昏昏欲睡,而坐在邻桌的你似乎也对这些毫无兴趣。我总是偷瞄到你心不在焉地在抽屉内的素描本上涂写。某一次我硬是将本子拿到手,才发现你竟在里头勾绘出一幅幅属于自己的想象国度。那些不曾在巨型地图里出现过的国家,被你标上自己独有的名称。本子被抢的你竟也没有生气。喏,我们在这里。像是重复着某种过时的仪式那样,你拎着我的食指在素描本上游弋,穿过西伯利亚草原与太平洋板块的边界,在某个犹如掌纹脉络蔓延的经纬线交叉点之间停顿。长大后我们可以一起去这里,你屏住呼吸对我说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素描本的空白处有着你纤细的字体:国境之南。多么美丽的名字。黑板上代表着距离考试还剩几天的数目字随着时光的推移日益减少,而你却在期末考的那一天缺席,徒留那空着的座位。听隔壁班同学说你是移民去了,想象你是否已经向心中的目的地出发,我们之间是否自此隔着不能逾越的时差。那被折成皱皱的素描本,那些偷偷被你捡拾起来收藏的吉光片羽,却被悄悄地留在我的抽屉里。

 

呓语

How can those who live in the light of day possibly comprehend the depths of night?

你在梦中苏醒,窗外正下着无声的雨。你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幽闭的房间内是触不可及的、无止尽的黑暗。你撑起身子,摸黑找寻开关。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令一切变得陌生起来,仿佛有人悄悄地将房间的秩序重新编排了一样。你摸着依旧隐隐作痛的额头,一个不小心打翻了搁在桌旁的镜子。碎裂满地的镜片映照出一万张自己影像,你却再也无法拼凑回自己原来的样子。

 

 

就在列车开到一半时,兽突然起身向我告别,没有透露任何原因。

一切就好像是早已计划好的那样。就在上午十时三十分开往S城的列车内,兽眨了眨浑圆的眼珠,之后便不发一语自顾自离去。车厢不停地左右摇晃,我手中的书正好翻到第三十三页。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兽要离去。就在一个没有太阳的早上、开往S城的第一班列车内。车内的一切就好像往常那样,黄色信号灯亮起又关闭,空气中滞留着淡淡的烟味,没有人说话。

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察觉兽的离去。这是兽第一次离开(也许也是最后一次的离开)。兽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决定我不清楚。车内不断地有人进来,也不断地有人离去,唯不见的是兽的踪影。

我继续翻书,离S城应该还有漫长的五个小时。列车荧光幕的号码不断更动,兽现在已经抵达什么地方了吧,我想。也许兽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离开的,所以才来不及交代原因。于是我合上书本点了支烟,咀嚼兽前天说过的话。

“在最后一班列车离开之后以及最早的第一班车来临之前,这个地方是会改变的,和平时不一样。”

然而此时列车却徐徐地停了下来。闸门随着齿轮转动的声音被打开,几名身穿熟悉黑色制服的人出现在门外,其中绑着马尾辫的高个子朝我的方向点头示意。

列车却毫无预警地陷入一片黑暗。没有边际的、浓稠的黑暗。慌乱之间,我早已忘记原来世界的样子。

 

人像

在缅甸寺塔内徘徊的小沙弥。

一群路过U Bein 柚木桥的和尚。

在仰光环形铁路(Circular railway)的顶着菜篮的当地妇女。

在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 滑手机的和尚。

KLIA2 机场。正在看登机告示板的游客。

文莱。雨天沉思的小孩。

在文莱Airbnb认识的南非旅客。一起逛当地著名的水乡(Kampong Ayer)

马尼拉在我兜西班牙古城区(Intramuros)的导游James。

在当地商场玩耍的小女孩。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