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前

这是很久以前听过的笑话。

话说哲学家和农夫同处一条船上。过河前,哲学家问:“你学过历史吗?” 农夫摇摇头。“那你的生命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意义了。” 哲学家说道。过了不久,哲学家又问:“你学过政治吗?” 农夫摇摇头说不。“那你的生命就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意义了。” 船行驶到湖中央,哲学家继续问:“那你应该也没有学过哲学吧?” 农夫摇摇头说:“那个学了有什么用?” “那么,你的人生完全失去意义了。” 哲学家叹气道。这时船突然开始漏水,农夫马上跳下水,然后转回头问:“你学过游泳吗?” 哲学家摇摇头。

结果呢?嗯,我想大家都知道结果。

想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正好是在师训学院上课的最后一天。再过不久,便是为期十个礼拜的正式考核(Practicum)。这段期间在学校的工作表现会被评估,及格了才能当上正式的新手老师。

岛国实习老师的正式头衔其实是GEO(即General Education Officer 的缩写)。教师是公仆的一员,责任其实比一般人认为的纯粹教书大得多。

虽然说之前已经顺利申请回到之前实习过的学校,但毕竟正式考核期的期望比普通实习老师大很多,再加上这间学校在岛国名列前五,如果说没有压力的话当然是骗人的。

想一想,自己从一开始当安亲班代课到现在,在教育这个领域也呆了差不多有六年光景。拿着教育部的奖学金在师训学院受训又有薪水拿的这段日子,可以说是最为轻松的了。

师训学院其实和一般的大学没什么不一样,也要赶作业交报告,也要读一堆有关教育理论的文章。

以前在宿舍熬夜啃康德或卢梭的政治理论,现在则换作是维果斯基(Lev Vygotsky)或杜威(John Dewey)的教学理念,还要准备一页页的教案等。

上课时,教授经常提及这个叫做“Praxis”的字眼。简单翻译的话,就是“实践“。理论知识再怎么丰富,在课室里排不上用场的话,充其量也只是在纸上谈兵。

查查词源的话,“Praxis” 始于古希腊时期。通过不断的实践以及尝试,是亚里斯多德认为人类获取知识的四种方法之一。在今日的课堂便是所谓的对症下药,教师根据学生的程度和自己的经验,制定一堂课的内容,然后根据获取的意见和反馈,做出适度的更改。

我想了解这个道理,才是对教师来说最为重要的。或许,也是自己当初舍弃了另外几个选择,而留在这个行业的初衷。

至少,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沉水的哲学家。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