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

你被突兀的摇晃声唤醒,恍惚中以为自己仍未从梦境之中抽离。列车里的空调很冷,你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双手下意识地将黑色旧式外套又抓紧了些。你用手机屏幕的光线确定了时间,抵达目的地大约还有三四个钟头吧,你揉揉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经济舱 狭小的座位让你感到十分地不适。你又换了个侧躺的姿势,但此时的你却早已睡意全消。没办法,你有点儿不情愿地坐了起来。隔壁传来一阵阵的打呼声,列车不急不缓地行使,经过不知名的地段,窗前的景色伴随着颠簸前进的节奏忽明忽暗。你把脸颊凑近被雾气覆盖的玻璃窗,开始悄悄地窥视着列车内其他乘客的模样。你皱了皱眉头,镜子里的分身也跟着摆出一模一样的姿势,童年时自己也经常像这样玩来着,当时你总是认为镜子里的分身和现实中的自己不大一样,还是应该说,现实中的自己长得和分身不大一样。列车在某处停了下来,望着一片朦胧的玻璃窗,你任自己回到儿时记忆的某个模糊时间点。记得有一次阿爸带你到镇上听讲古佬说书,当时你还小,阿爸把你整个人背在肩上,走向早已挤满了人群的大树下。一身中山装的讲古佬作状捻了捻稀疏的胡子,拿起搁在凳子上的白色折扇,故事中的孙悟空对着从身上拔下来的几撮金毛仙气一吹,一下子便变出了好几个分身。你和周围的大人一样津津有味地着。“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吗?”你小声问道。满身汗的阿爸当时没有回答你,粗壮的手臂又将你抬高了一些。后来你离开小镇到岛国工作,开始过着于两地之间往返的游子生活,阿爸的双手再也无力把你高高举起。即使回到去一切也不再是一样的了,不是吗?镜中分身的回答也只是沉默。这时列车终于到达总站,金属与轨道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响。你将视线从窗口挪开,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几名乘客刚刚醒来,即将展开一天的忙碌生活。你把窗户打开,晨曦的光穿透进来,无声无息地碎落在地上,而镜中的分身早已消逝不见。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