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姓

任教不觉已近两个月,班上学生对于应该怎么称呼我这个新老师还是搞不清楚。这也难怪,敝姓许,虽是福建人,但姓氏用英文来写的话并不是福建人较常见到的Koh,而是比较少见的Hue。上课第一天自我介绍时,我就已经费尽唇舌和学生们讲明,敬礼时Hue准确的称呼应该是‘辉’(念法接近粤语发音的‘许’)。奈何学生们都出自英文背景,硬是把我的姓氏当成英文字来念。Hue在英文里即是色调的意思,所以无端端地我便成了大家口中的色老师。记得有一天正好教着诗歌赏析,让学生们朗诵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美景易逝》 (Nothing Gold Can Stay)。其中有一行恰好是Nature’s First Hue Is Gold。学生们边念边吃吃地笑,以为那还真的是老师的姓。在场的科主任赶忙向学生们解释,此Hue非彼Hue也,切莫张冠李戴,反而却让学生们的笑声越来越大,误会越来越深刻,我想自己还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学生们错把冯京当马凉也其实还好,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我如此安慰自己道。另一边厢的中二同学在经历完动物农庄过后,已经开始阅读莎翁著作。坦白说,莎翁名著自己其实也没有读完多少,倒是看过一部名为《莎翁情史》的电影,里头诠释的莎翁爱情借镜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是的,玫瑰即使换了名字,其芳香如故。不管是姓卡帕莱特或蒙太古也都无所谓,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有空跑到朋友的家聚会,听大家谈起最近谁和谁申请成为岛国的永久居民的事情。朋友说罢转向正在努力改着卷子的我。对呀,都在这里那么久了,Mr Hue,什么时候也轮到你换国旗当个PR呢?说老实话这件事请我倒是没有想过,每天早上升旗礼宣誓时依旧习惯性地没有把右手举起来。无所谓啊,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我笑着回答。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