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正义

朋友的旧式摩托车在布满砂石的小路上颠簸前进,发出沙沙声响。正午的阳光格外猛烈,我不时用手遮挡扑面而来的沙尘,心里暗自后悔自己这趟行程忘了带上口罩。一时正,我们准时抵达目的地。几名一脸倦怠、赤身躺在车上歇息的嘟嘟车司机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们尾随其它游客前往购票处。眼前被岁月啃噬斑驳的墙瓦仅剩片片青苔作为粉饰,篱笆外挂着的木制招牌上刻着早已退色的英文字母: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我带着极为复杂的心情来到这座也许是柬埔寨历史里最臭名远扬的学校。大约四十年前,这里见证了红高棉政权虐杀几万名柬埔寨平民的惨剧。我们步入其中一栋校舍参观,沉寂幽暗的走廊给予路过的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大部分狭小的房间是当年红高棉军人用来拘留和审问犯人的场所。如今里头展出了各种红色恐怖期间被使用过的刑具,还有审问犯人过程的相关示意图片,比如用钳据拔掉犯人手指、将犯人双手反绑吊高等。校舍外挂着的布条写满了当年犯人必须遵守的规矩。不许说话。不许反抗。否则便处以电击和鞭刑。从窗口往外眺望,看到的是一座座排列整齐的白色墓碑。有位本地导游正在对游客们进行讲解与示范,生锈了的刑具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This has to be one of the most depressing places that I ever visited。” 照片陈列室里,一名手持相机的金发女郎如此嘀咕道。二楼其中一间展览房里摆满了在这个人间炼狱里丧命的无辜人民照片,展区的标题为“Memory and Justice”。来到这里我不自觉得想起以前的一段往事。那时我初到异地升学,某天坐在我座位旁的小恶霸又在招惹班上其中一名同学。我忽地无名火起,随着一记右勾拳便往人家脸上招呼。现场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举止给怔住了。当时我固执地认为这种伸张正义的举止并没有错,但却只为自己换来一顿留堂的惩罚。面对着所有人半是质疑半是嘲弄的目光我只是很不济地别过头去,心中的义愤填膺怎么也抵不过训导主任的一句 “总之你跟人打架就是不对的”。我知道,正义需要力量,而我心中暗自期待的那个正气凛然形象始终没有出现。随后,在社会大染缸里浸淫的经历磨平了我的菱菱角角,而念政治系所接触的却让我感到正义在很多时候只能是缄默与悄然无声的。机制之下是不是有什么已然被永久性地取代而消失不见了么?这次的旅行又让我不禁想起多年前那个因为打架被记过的叛逆生。他曾经告诉我说,这世届上真的存在着一种东西,叫做正义。它也许会迟到,但是从来就不会缺席。从来就不。

 

2 Responses

  1. 求學期間也是個叛逆生。也曾傷過同學,尤其記得高中一那年更因不滿遭處處針對而挑戰老師到訓導處,結果卻被訓導主任鞭打及留名記過。訓導主任對我說,挑戰老師就是錯,我明知道那是官官相護,我還記得我反駁過訓導主任一句話:

    “若在學校都無法得到公平對待,出去社會還相信什麼公義存在?”

    挨完鞭我昂首步出訓導處,我知道我身後的老師及訓導主任已徹底失去了我的尊重,為人師表的人格遭學生都鄙視,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傷尊嚴。課室裡一些愚忠的同學會質疑或覺得我故意耍脾氣自討苦吃,但如今我還是覺得自己所作所為沒錯。

    少年時已見識及反抗現實不公,出來社會後我更沒有容忍再多不公的理由,我始終拒絕妥協。大學副修特意選了一些社會學及心理學等課程,為理解社會架構及體制現象種種缺陷不公的肇因,因而愈加明白立場的重要性。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