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s

一分钟情话

第一分钟:葬礼 酒店外的不远处,正举行着一场葬礼。 一名妇女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那个夭寿仔,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

Continue reading »

雨城

为什么叫做雨城呢?你心里想。又没有下过几次雨。车站离家大概要步行几十分钟才会到达。你拿起雨伞,思考了一会儿又放 [...]

Continue reading »

映画

小时候第一次看过的电影,是成龙的一个好人。当时住家附近就有一家电影院。周末时分,忙了一整个礼拜的大人们就会牵着 [...]

Continue reading »

人像

在缅甸寺塔内徘徊的小沙弥。

一群路过U Bein 柚木桥的和尚。

在仰光环形铁路(Circular railway)的顶着菜篮的当地妇女。

在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 滑手机的和尚。

KLIA2 机场。正在看登机告示板的游客。

文莱。雨天沉思的小孩。

在文莱Airbnb认识的南非旅客。一起逛当地著名的水乡(Kampong Ayer)

马尼拉在我兜西班牙古城区(Intramuros)的导游James。

在当地商场玩耍的小女孩。

 

言语

在岛国错落有致的街道行走,我总会不期然地放缓脚步,看着四周穿梭而过的人群,试图从他们匆匆掠过的表情勾勒出他们背后的故事。有时刚好手机的电源用尽,我仍是戴着耳机,假装自己还在听着音乐,实而专心聆听着四周人们之间的对话。这边厢是口操闽南语的小贩正在兜售着食物,而另一边提着书包的母亲正在为刚放学的小女孩复习今天学会的英文词汇。这不禁让我想起初来岛国时自身英语水平差劲的窘境。再怎么努力也未能把句子尾端那些多余的尾音消去,即使如今当上了英文老师也一样无法摆脱那所谓的联邦腔。岛国政府推行的语言政策着重其实用性,英文是能够令各族互相沟通的桥梁,学习中文则是看重大陆经济腾飞带来的机会,在夹缝中生存的方言更是逐渐在本土被消音。初来时发现电视剧和电影里头的旁白均换成了华语,乍听起来就像在喝一碗仅是胡椒汤底的肉骨茶,难以入喉。在岛国生活日久,竟想念当时小时就觉得粗犷非常的粤语,如今却已生疏非常。想起年头回乡叫餐时一时想不起久未用过的粤语词汇,老板竟误以为我是来自岛国的游客,当下的唏嘘,却是任何语言所无法形容的。

 

「用光绘图」

(左起)

Polaroid Supercolor 635CL 彩虹相机:第一架古董拍立得。超贵的菲林。

Recesky:便宜版的双眼反射 TLR。DIY 组装。和 Holga 一样有暗角,较适合室外拍摄。

Konstruktor: 另一款全组装机 (但组装需时较长,没办法,太多的小零件了><)

Holga 135: 应该是大部分玩家的第一架吧。漏光严重,但也算是它的特别之处。尤其是喜欢它的灵活性 – 加上一个Instant Back 就可以组装成拍立得 (Holgaroid/Polga)

Diana Mini:用得最频繁的一架。因为它拥有半格模式  - 卷菲林可以拍72次 — 所以非常经济。B模式和夜拍的效果不错。

Pinhole:这个是卡片针孔机。蛮特别的,虽然到现在还是没有用过啦,纯摆设用。

 

出境 · 入境

Day 1 · PM ·  机场

这或许是每座城市里我最喜欢的地方吧,是第几次的单独背包行程我早就忘了。看着护照里五颜六色的盖章,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美国小说家Paul Theroux 会说:Travel is flight and pursuit in equal parts。不管你是在逃离或者是寻找什么,赶快行动吧,因为一旦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出走,那么整个行程最为辛苦的地方其实已经过去了。

Day 2 · AM · 昌德宫

十二月的首尔平均温度是零下几度,宫殿的四周白雪皑皑。一片残雪无声无息地从屋檐角落滑了下来,旅客们对准着镜头捕捉即将逝去的风景。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反正日出了,彼此就会瓦解,没有什么是持久的。

Day 3 · AM · 南怡岛

我在一排排的水杉桦木下踽踽独行。这是著名电视剧拍摄的场所,恋人们慕名前来朝圣的地方。风很大,周边的人们不禁拉紧了衣领。有那么一刻我莫名地想起 <听风的歌> 里头村上春树叙述过的故事,篇名没记错的话应该叫作火星的井。“人们总要进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在进得最深的地方就会产生连带感。或者说人们总要深深挖洞,只要一直挖下去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

Day 4 · AM · 小法兰西

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洋溢着欧式情怀的地方。来不及与B612的小王子合影,不过我记得他说过的一句话:“沙漠因什么而美丽呢? 是因为它在某处藏了一口井。”

Day 5 · PM · 济州

在旅途中当然也不能指望每天都是顺境。济州岛的天气反复无常,一天之内竟然下雨下雪又下冰雹,只好躲入麦当劳里,一边避雨一边思考自己的旅行哲学。在流行说走就走的年代,你究竟是traveler 还是tourist?你拥有自己秉持的旅行观么? 还是只是形式化地在寻找些什么。

Day 6 · PM · 东大门

夜幕时分,广场外的一片片玫瑰花海开始亮起。美景当前,我总是忘记把自己摄入其中。美丽的东西也从来就不寻求关注的不是吗?“Beautiful things do not need attention”

Day 7 · AM · 伏見稻荷

有时候爬山涉水的原因仅仅是为了看过的一张照片。从首尔飞大阪,再从大阪到京都,为的便是亲眼见证久仰的千本鳥居。所谓鳥居其实是一种结界,通往神域的入口。古老文化与现代精神并存或结合,也是日出之国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Day 8 · PM · 先斗町

伴着鸭川潺潺的水声,披着大衣的艺妓缓缓地掀开榻榻米帘子,悄然步入居酒屋内。

Day 9 · PM · 竹林深处

京都花灯节的最后一天去了岚山看看著名的竹林小径。夜风拂拂,竹梢下的光影晃动交错,有那么一阵子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

Day 10 · PM · 涉谷

红灯转绿的瞬间,交叉路口的人们一窝蜂地迈开脚步,互相穿梭而不会相遇。“你知道吗,我正在计划着一场逃离。”电影里的鲍勃那么说道。

Day 11 · AM · Skytree

“看着你,有时侯会让我觉得自己像是在看着遥远的星星那样。那些明亮的光,其实是从好几万年前传送到我们这里来的。也许那些发光的星星早就不存在了,但是对我来说,这比任何的东西来得更为真实。”~ 村上春树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Day 12 · PM · Denny’s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寻找小说中出现过的部分场景,看到旅馆对面正好有一家Denny’s,于是便临时决定到这里用餐,也许能和小说里的人物擦肩而过也说不定。“Even at a time like this, the street is bright enough and filled with people coming and going – people with places to go and people with no place to go; people with a purpose and people with no purpose; people trying to hold time back and people trying to urge it forward. ”~ 村上春树 <黑夜之后>

Day 12 · PM · 东京铁塔

也许是因为受到日本电视剧影响的缘故,那么多的城市铁塔里,我还是觉得东京的最为浪漫。

 

 

静谧的时光

 

初到岛国念书时会比较想家,每每遇上学校假期便会回乡一趟,即使只是短短几天也不例外。于是往返长堤成为了中学记忆里鲜明的一个标记。当时新的电子系统仍未落成,过关时仍需通过海关人员的检查,完成程序的时间自然相当冗长。若刚好遇上成群的学生或旅行团,在那里要呆上近一个小时算是常有的事。虽说两国之间也只不过隔着一道海峡,但官员们的办事效率却差得甚远,长长的队伍感觉上从来就没有缩短过。尤其是到了公共假期,长堤经常被身穿蓝色工作服、满是汗渍的工人们挤满(后来才知道他们便是所谓的马劳) 。在等待的当儿为了打发时间,我总是注意着外边已经办妥手续的人,想着还要多久自己才能像他们那样脱离苦海。他们和我一样是正要入境返家的游子吗?还是准备出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往往这么一耽搁便到了傍晚时分,长堤在落日的余晖下想必已是金澄一片。已经忙了一整天的海关人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原本在大人怀中啼哭的小孩也累得快要睡着。于是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地静了下来,等待一天中即将降临的静谧时光。

 

 

选择

选择生活。选择浅蓝色的条纹西装。选择牙膏。选择保险配套。选择新的工作。选择香烟的牌子。选择名片上的设计。选择有机料理。选择伴侣。选择银行的贷款计划。选择收音机的广播频道。选择低价的便当。选择免费赠送的剃须膏。选择窗帘的款式。选择生活。

 

国歌

临走前特地去了趟影院,想想近年来汇率只高不低,还是在这里看电影比较值得。国庆刚过,戏院仍旧播出同样那几家厂商拍摄的爱国短片。离乡已久,国语已不再耳熟能详,白色的字幕读起来感觉熟悉亦陌生。不都是鸡肠么?怎么同样的字母在不同的排列方式下却能拼凑成意思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语言。广告完后荧幕一暗,竟然响起了国歌的节奏。究竟什么时候连看场电影前也要先唱一遍国歌的呢?回想起以前小学时唱国歌的场景。那时候自己可是巡查员哩,记得老师说过要抬头挺胸,于是肃立起敬时自己也就站的直挺挺的,胸前还别着浅蓝色的徽章,好不威风。如今辗转他乡,周会响起的却已然是另一首歌的节奏,身份也不再是学生。国旗都换了不是吗,友人说道。是啊,还真是人离乡贱。眼看大伙儿一个个都站了起来,心里感觉到的不知道算是别扭还是感动。

 

寮国之旅

假期时特意去了寮国,弥补上回背包之行错过这一站的遗憾。从新加坡起飞到首都永珍(Vientiane)需要大约三个小时。甫下机场,迎面而来的是股股热浪,的士里显示的温度竟然是四十度。赶到住宿时已经是日落时分。一路从车窗外望去,永珍给予人的第一印象便是纯朴,即使贵为首都也没有过度开发的迹象。

第二天起来便步行到市中心区闲逛。寮国以前是法国殖民地,文化深受其影响,这可从建筑特色和食物等看得出来,比如市集上常会见到的长棍面包(Baguette)。

金色的塔銮庙 (Pha That Luang),和临近的凯旋门(Patuxay)是寮国的象征性地标。

COPE是专门为在越战时期被地雷炸伤的受害者提供义肢服务的慈善机构。展览厅里到处可见用集束炸弹和义肢堆砌而成的艺术品,触目惊心。

在距离永珍25公里外的香昆佛像公园(Xiengkuane Buddha Park) 可以找到大大小小造型奇特的石像。

告别永珍,坐小型巴士到万荣(Vang Vieng)。这个小镇是游客前往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时会逗留一两天的休憩站。万荣的主要经济来源便是游客,近年来不少酒店因为大量游客聚集吸毒狂欢的原因被有关当局取缔,但仍无损大伙儿的游兴。

我其实是冲着热气球而来的,在这里只需要七十五美元,飞行时间大概四十分钟,比别的地方便宜许多。

气球冉冉升空,寮国宜人的景色一览眼底。

既然小镇就在河流旁,自然少不了水上活动。在这里不得不介绍很刺激的Tubing – 躺在一个游泳圈上顺流而下。

岩洞探险过后,划了近两个小时的独木舟。这个场景自然让我想起尼泊尔的Pokhara。

来到寮国,当然不能错过琅勃拉邦。这座位于两河之间的古都是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小镇寺院咖啡馆林立,充满浓浓的文化气息,来到这里生活的步调不禁也跟着慢了起来。凌晨起来,正好赶上当地的布施仪式(Alms Ceremony),身着橙色袈裟的僧侣们从人们手中接过布施物,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登上普西山(Phouxi Hill)鸟瞰整个小镇的风景。

气势磅礴的广西瀑布(Kuangxi Waterfall)。这是寮国之行的最后一站,期待日后能够再次到此一游。

 

名姓

任教不觉已近两个月,班上学生对于应该怎么称呼我这个新老师还是搞不清楚。这也难怪,敝姓许,虽是福建人,但姓氏用英文来写的话并不是福建人较常见到的Koh,而是比较少见的Hue。上课第一天自我介绍时,我就已经费尽唇舌和学生们讲明,敬礼时Hue准确的称呼应该是‘辉’(念法接近粤语发音的‘许’)。奈何学生们都出自英文背景,硬是把我的姓氏当成英文字来念。Hue在英文里即是色调的意思,所以无端端地我便成了大家口中的色老师。记得有一天正好教着诗歌赏析,让学生们朗诵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美景易逝》 (Nothing Gold Can Stay)。其中有一行恰好是Nature’s First Hue Is Gold。学生们边念边吃吃地笑,以为那还真的是老师的姓。在场的科主任赶忙向学生们解释,此Hue非彼Hue也,切莫张冠李戴,反而却让学生们的笑声越来越大,误会越来越深刻,我想自己还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学生们错把冯京当马凉也其实还好,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我如此安慰自己道。另一边厢的中二同学在经历完动物农庄过后,已经开始阅读莎翁著作。坦白说,莎翁名著自己其实也没有读完多少,倒是看过一部名为《莎翁情史》的电影,里头诠释的莎翁爱情借镜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是的,玫瑰即使换了名字,其芳香如故。不管是姓卡帕莱特或蒙太古也都无所谓,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有空跑到朋友的家聚会,听大家谈起最近谁和谁申请成为岛国的永久居民的事情。朋友说罢转向正在努力改着卷子的我。对呀,都在这里那么久了,Mr Hue,什么时候也轮到你换国旗当个PR呢?说老实话这件事请我倒是没有想过,每天早上升旗礼宣誓时依旧习惯性地没有把右手举起来。无所谓啊,反正也只是个名字而已,对吧?我笑着回答。

 

13

[为什么会开始收集呢?是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

[嗯,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吧。]

[比如说,这个红色的,是在欧洲背包最后一天时在火车站买的。临走前才想起来,差点就因为这个而而赶不上回家的飞机。至于那个有裂痕的,是托香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买的。]

[我数数看,大概有十二个喔!但我发现那里刻意留了一个空位子。]

[放在那里的已经借了给别人。]

[是谁呢?]

[一个很特别的人?]

[会归还吗?]

[不知道。但我会等。]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